- 清貧與清廉 -

日期:2012-9-19       

 

清貧與清廉

            

    曾讀過一則故事:一瓶蜂蜜被打翻,一群蒼蠅聞到香味飛過來,落在蜂蜜上大吃了起來,當它們吃飽喝足想要飛走時,卻突然發現腳已被蜂蜜牢牢粘住,飛不起來了。蒼蠅快要斷氣時后悔地說:“我們太傻了,為了一點蜜把生命斷送了。”這則故事告訴我們,“有命斯有財,命之不存,要錢何干”,但偏偏有些人耗盡畢生的精力去追求金錢與名利,至死才幡然悔悟:縱有金山千萬座,死去不帶錢半文。

   “清官”之“清貧”,就在于恪守了“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的氣節,就在于面對金錢毫不動心,做到不貪、不沾、不拿、不要,兩袖清風,恪守清貧;而“貪官”之“貪”,就在于他們見錢眼開,見利忘義,不擇手段地去巧取豪奪,將國家或他人的錢財占為己有。在我們當今的干部隊伍中,有的終身保持氣節風范,固守廉潔清貧;有的見財起意,貪心十足;有的則企圖“魚與熊掌兼得”;也有個別“清貧官”因耐不得清貧、抵不住誘惑,將“貧”字的一撇,改寫成了“貪”字的一點,便由“貧官”跌入“貪官”的深淵而淪為人民的罪人。胡長清、成克杰、李真、王懷忠們的結局便是證明。他們雖然獲得了一時的榮華富貴,但最終被歷史唾棄,留下了一世的罪名。古往今來,安于清貧的為官者也不勝枚舉,淡泊明志的孫謙,忠精粹德的司馬光,清梅素竹的鄭板橋,清廉剛直的狄仁杰,凜然正氣的包拯,還有鐵骨錚錚的海瑞,這些清正廉潔之士的高風亮節,雖歷經歲月的磨洗,卻依然清澈,在歷史的長河中,閃爍著永恒的光輝。我們新時代的共產黨人鄭培民無私奉獻、俯首為民;汪洋湖心系水利、情牽百姓;任長霞懲奸除惡、關愛民生;李元龍位卑節高、情系鄉里……,他們在千萬老百姓心中豎起了一座不朽的豐碑。

    清廉就是要堅持嚴于律己、廉潔奉公,嚴格遵守黨紀國法,堅持高尚的精神追求,永葆共產黨人的浩然正氣。“物必自腐,而后蟲生”。當干部不徇私情、不謀私利,才能經得起各種考驗。作為黨員領導干部,就應該堅持以廉為重、正派做人、坦蕩為官,從工作圈、生活圈、社交圈等方面時刻注意自身形象,保持清正廉潔。事實證明,一些領導干部走上腐敗犯罪的道路,大都是從生活作風不檢點開始的,由此也造成了一些群眾對黨員干部的不滿情緒。這就要求領導干部加強黨性修養,堅持正確的生活態度,追求高尚的生活情趣,帶頭弘揚社會主義道德風尚,模范遵守法律法規和廉潔自律規定,從生活上防微杜漸。在改革開放新形勢下,黨員干部的工作、生活、社交空間日益拓寬,如果不以“先進性”的要求規范約束自己,很容易使權力成為腐敗的條件。對此,要時刻保持清醒頭腦和政治警覺,做到謹慎交友、冷靜交友、從善交友、擇廉交友,豐富自己的涵養,提高自己的境界,保持自身良好形象。

    清貧是我們應該恪守的傳統,但是隨著社會的不斷前進,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這種恪守遇到了挑戰。世界充滿誘惑,欲望永無止境,衣著講究品牌,住房要求豪華,交通工具需要高檔…….,這當然歸功于改革開放的好政策。但是,物質條件好了,艱苦奮斗的優良傳統不能丟,自我清醒的精神境界不能迷,個人行為方式不能喪失原則。古人說得好:“人的一生如果總是忙于欲望的話,就會象牛和馬一樣,被人用繩子栓住,聽人使喚,就會象鷹和狗一樣,任由人用鞭子抽打。如果一心只想著清正廉明,淡泊明志的話,天地奈何不了我們,鬼神也不能奴役我們,更何況其他的人和事呢!”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也曾打過比方,人的欲望猶如烈馬,必須有理性的騎手來駕馭。我們不能把金錢帶進墳墓,但金錢卻能把我們送進墳墓,不如讓我們放棄那些勞碌紛爭,“寵辱不驚,閑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漫隨天外云卷云舒。”人生不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風景,享受快樂人生,那才是我們生命的真實目的,是任何金銀珠寶都換不來的,所以,在面對諸多的誘惑時,一定要耐得住清貧,千萬不能在“貧”與“貪”的分水嶺上迷失方向。

    正氣如歌,廉潔如歌。誘惑雖然搶眼,但他讓我們迷失心靈,失去自我,清貧固然寂寞,可它讓我們生活坦然,心安理得,讓我們從清貧起步,以清醒導航,拓一條清正廉潔的人生之路。

 

談古思今話廉潔

 

“問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這是古代教育家、詩人朱熹對為政為官富有哲理性的兩句詩句。《漢書》言:“國家之敗,由官邪也。”古人認為,不廉潔可導致國家的最后敗亡。前不久,我在云南《紀檢監察》雜志上看到這樣一句話:“在和平建設時期,如果說有什么東西能夠對黨造成致命傷害的話,腐敗就是很突出的一個。”黨的十七大報告提出,堅決懲治和有效預防腐敗是黨必須始終抓好的重大政治任務。我認為這是我黨把黨風廉政建設工作提到了與國家興衰存亡的高度來認識。黨的先進靠的是我們每位共產黨員的先進,黨的純潔也必然要求我們每位黨員干部的廉潔自律才能實現。

  古代有一位名臣在談及自己從政心得時曾說,老老實實為官,守著自己的俸祿過日子,就好像守著一口“井”,井水雖然不滿,但天天可以汲取,用之不盡。其做人做官之道也全在這道理中。

  古往今來,凡是被懲處的貪官污吏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守不住自己的那口“井”。這些人總嫌自己的“井水”不滿,總想利用職權大撈不義之財。而當不義之財滾滾而來時,自己往往也被淹沒,遭到滅頂之災。一旦落到了這種下場,不僅享受不到本不該擁有的金錢財寶,就連自己原本擁有的 “自家井水”也享用不了了。

  今天,我們的領導干部如何在政治上把握住方向,在公務上把握住原則,在生活上把握住細節,擺脫掉物欲誘惑,堅守精神家園,不貪圖“自家井水”之外漫無邊際的“水”,應引起我們深思。我認為,人,學會放棄是一次人生的調整,是一種生活的享受。從公仆到貪官只是一念之差,從功臣到罪犯只有一步之遙,又何必去追求那些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奢侈與腐朽呢。“欲而不知止,失其所以欲;有而不知足,失其所以有。”連乾隆皇帝下江南時為一家酒店題寫對聯時都發出了“填不滿心頭欲壑,帶不去紫玉黃金,紅拂綠珠今何在”的感慨。

   曾經有這樣一個講守住“底線”的故事:老鎖匠準備從兩個徒弟中挑選一個,把最絕密的開鎖技巧傳授給他。他讓兩個徒弟同時各開一個保險柜,結果大徒弟用了10分鐘就打開了保險柜,而二徒弟卻用了半個小時,眾人都認為大徒弟必勝無疑。老鎖匠問大徒弟:“保險柜里有什么?”大徒弟眼中放光:“師傅,里面有很多錢,全是百元大鈔。”老鎖匠又問了二徒弟同樣的問題。二徒弟滿臉愧色地說:“師傅,我沒有看里面有什么,你讓我開鎖,我就只顧開鎖。”老鎖匠當下決定,收二徒弟為他的傳人。大徒弟不服,老鎖匠微笑著說:“做一個鎖匠,必須要做到心中只有鎖而無其他。”事實上,老鎖匠所推崇的“心中只有鎖”,其實講的是職業道德,是鎖匠必須堅守的“底線”。我們的黨政領導干部所在的位置更是個多誘惑、高風險的職業,如何在各種腐蝕和誘惑面前管住自己,守住心中的“底線”,更是值得我們深思

  縱觀歷史,那些貪官,就是因為在有了權力的時候,不愿意有約束,守不住自己的“底線”,沒有了對黨紀國法的敬畏之心而為所欲為。或大搞重復建設的政績工程,大搞勞民傷財的“面子工程”,盲目攀比,好大喜功,求大求洋;或個人私欲膨脹,貪財好色,貪圖享受,講氣派、比奢華,求新求異,不與大眾雷同,搞特權,搞權錢交易;或失職瀆職,最終“落馬”。

  古有“公生明,廉生威”之說。清朝史學家趙翼在《廿二史札記》中就以“賄隨權集”概括權與賄之間的關系。你手中有點權,或大或小,別人就要向你有個請托,那些賄賂也就可能誰知而來。正如趙翼所言:“勢之所在,利即隨之。”賄與權交易,統統由利支配,這就是賄權利三者關系的實質。他借我權,我貪他利,互相利用,各圖私利而已,這樣官為己而不為人,其結果如宋朝包拯所指出的:“廉者,民之表也;貪者,民之賊也。”這種官,老百姓是不會擁護的。這樣的官,也就無“公、明、廉、威”之說了。

  不是還有這樣一則說“受制于人”的諷刺笑話嗎。講的是一款爺與一官員互訴衷腸,款爺說:“真羨慕你啊!不用操勞就可以享受,哪像我們掙點錢得費那么大的勁兒,操那么多心,冒那么大的險!”官員答曰:“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你雖然花錢要靠自己掙,可你享受起來也自由啊。不像我似的受制于人啊。我抽煙只能人家送什么就抽什么,喝酒只能人家送什么就喝什么,玩樂只能人家到哪里就在哪里玩,哪好意思自己點名挑呢?”非分之福,無故之獲,非造物之釣餌,即人世之機阱。堂堂正正做人,老老實實做事。人,不要去想那些本不屬于自己也不該屬于自己的東西。

  文章做到極處,無有他奇,只是恰好;人品做到極處,無有他異,只是本然。念頭昏散處,要知提醒;念頭吃緊處,要知放下。時下,國人不是有許多監督的體制機制嗎。那么,監督是什么?我個人認為,監督是一種提醒,監督是一種關愛,監督是一種挽救。總之,監督是一臺好事。

做人要時時告誡自己記住:“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知得失。”的古訓。做到為人一身正氣,為官兩袖清風。要做到過節而不失“節”,生病而不生財,用權而不用“計”,提升而不提“貨”。守住拒腐防變的底線,筑牢廉潔自律的壩堤,不要讓那些污濁的洪水泛濫形骸,不要被恣肆的奢侈與腐朽沖垮壩堤。

极速赛车号码分析